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晓芸的性爱。
第一章果园小屋的老光棍我叫晓芸,28岁, 结婚两年标准的美少妇。 刚做的浅黄色大波浪卷发,衬得本来就白白的脸蛋儿愈发白嫩娇艳, 酥胸高耸纤腰丰臀,虽然只有163厘米的身高, 看上去却也亭亭玉立纤巧动人。 因为腰身纤细,更显得胸大臀挺,老公常笑我腰细得能断掉。 作为女人我很满意自己的美貌,我老公更是为有我这样的漂亮老婆而骄傲, 常说以后有孩子了跟我一定漂亮。 我要说的,是我老公不知道的我,深藏于冰清玉洁的外表下的我。 不习惯用第一人称,我还是觉得害羞,姑且作为故事讲给大家听。 人名是真的,为避免影响生活,以下涉及到的地名都是代称, 羞红着脸从我的第一次说起吧???************晓芸出生在沿海的一个农村。 父亲是初中老师,在别的镇教书,母亲在镇政府上班, 在农村算好家庭了。 高一下学期,晓芸16岁,已经是出落得很漂亮的一小姑娘了。 乳房虽然没现在这么大却也是初具规模、丰满坚挺, 跑起来颤动不已引人遐思。 放学路上那些骑着自行车,疯跑的半大小子常常故意斜过来, 一声尖利的口哨想看不敢看地瞟两眼晓芸鼓鼓的胸脯。 大胆的就来拉晓芸的小手,常常吓得她跳下自行车来。 五一放了三天假,天气很暖和了。 上午晓芸写完作业,约了两个同学去挖野菜。 一个叫娜娜,是一个村的;另一个忘了名字了, 是邻村的。 三个女孩子提了篮子跑到河边果树园里,说是挖野菜, 玩闹倒是真的。 她们一会儿坐在老梨树粗大的枝丫上说着学校的趣事儿, 跳下来又去果园更深处看看有没有野菜。 娜娜说渴了要喝水,野外荒郊的,哪儿来的水, 她便要回家晓芸不肯,她拉了那个邻村的小丫头顾自朝果园外走了。 开始还好,慢慢的周围静下来了,晓芸便感到有些害怕。 提了篮子往外走,走了一会儿竟然迷了路,在果林里转不出来了。 天渐渐热了起来,晓芸脸上身上都出了汗,又急又燥。 突然远远地望着有座房子,应该是看果园的住的地方, 赶紧朝房子绕过去。 来到一看,竟然住着有人!一位约莫四十多岁的大叔正在噼烧材, 晓芸惊慌的心瞬间平息下来。 「大叔!」晓芸甜甜的喊了一声。 大叔抬头看见晓芸,眼睛瞬间闪过一道亮光, 好俊的丫头!放下手里的木头他问: 「丫头这是挖野菜来地?」晓芸应了一声 连忙问回村的路怎么走 他问晓芸哪个村的后就说: 「不急的话, 一会儿我也回村送你出去!」晓芸看看也就不到十点钟的样子, 便也不急着走放下篮子坐下休息。 大叔也过来,递给晓芸一瓢井水, 说: 「热吧, 脱了外衣凉快点儿。 」刚刚又急又燥,又走了半天路,确实热的不行, 晓芸拉开拉链脱下外边的校服 大叔说: 「来屋里凉快吧。 」晓芸就跟着他进到那三间看护果园的小房子里。 屋里有一个灶台,一铺大炕,一张很厚实的八仙桌上放着碗筷什么的。 炕上铺的倒是新蓆子,就是有点儿脏,一个男人住的地方, 干净不到哪里去。 晓芸拿着一把小笤帚勤快地跪在炕上来来回回扫干净, 翻身靠在贴了胖娃娃年画的墙上休息。 大叔说: 「你歇着,看看书,我弄完那堆木头咱就回村。 」晓芸应一声,他就出去忙了。 晓芸看见炕里煳着报纸的窗台上有几本厚厚的书, 便爬过去拿起来翻看顺势就依偎在摞起的被缛上。 都是《三国》啊什么的小说,她也没兴趣,一会儿竟然迷煳了过去。 迷迷煳煳地晓芸翻了个身,运动服宽松的裤腰是松紧带的, 被这一翻身往下拽了一大截露出白白嫩嫩的一段儿腰身和里面浅蓝色的小内裤, 青春娇美的脸蛋上粉扑扑的如樱桃般的小嘴儿傻傻地微微张着, 鼻翼噷动吐气如兰。 且说外边垛完烧材的大叔洗手进屋扯毛巾擦净, 转身看见晓芸少女春睡的诱人媚态不由得呆在炕下, 两眼直直地盯着那一段儿水滑光洁的白嫩小腰 由于运动裤往下扯了不少深深的肚脐眼儿也露了出来。 大叔慌乱地看着横陈眼前的少女,他是徐村的光棍, 一个人住在这远离村子的果园里平时慾火上来了就自己撸两把, 何曾见过女人的肉体!终于大叔慢慢爬上了炕, 摸上了晓芸露出的小腹慢慢地抚摸着,揉捏着, 下身早已坚硬如铁。 渐渐地他不满足于小腹,手往上一直伸到了少女衣服下的乳房上。 晓芸因为不上学,也就没戴乳罩,倒是方便了大叔的大手, 在两座坚挺的乳房上来回逡巡摸弄。 晓芸的乳头很小,大叔的大指头根本捏不住, 只能来回拨弄着来感受那种难以言叙的快感???很快大手就滑下去 轻轻一扯本就松松的运动裤被拉下去,浅蓝色的少女小内裤鼓鼓地露出来, 阴部坟起饱满诱人。 大叔颤抖着把粗大的手指伸进小裤里,晓芸的阴部长大后也没有几根阴毛, 现在更是只有如汗毛般的几根滑腻异常。 大叔的粗手指来回的摩挲着,感受着,激动的心扑通通地跳。 摩挲了一会儿,大叔发现小丫头的阴户裂隙, 竟然慢慢地沁出黏黏的液体!他抬起一直盯在晓芸小裤裤上的目光 看向晓芸的脸蛋儿却见小丫头脸蛋儿通红,长长的睫毛颤颤地抖着, 显然是早已醒来却故意装作睡觉的样子现在下体春潮涌动却是出卖了小丫头的心思。 大叔见状那里还按耐得住,两手抓住小丫头的衣襟往上一卷, 顿时那两座雪白的乳房便颤颤巍巍地露出在光天化日之下。 晓芸啊了一声,也顾不得装睡了, 睁开眼低声求道: 「大叔, 不要……不要……」大叔早已在乳房上揉捏起来 哪儿还顾得晓芸说什么直弄得晓芸心痒痒的又感到有些麻胀疼痛, 忍不住小嘴儿里就咛嘤呻吟起来???大叔只一把便扯掉了晓芸的运动裤连带小内裤 两眼放光又拽光晓芸的上衣,这下晓芸光熘熘不着一缕地蜷在炕上, 微微地抖着。 大叔两手分开小丫头的两条白生生的大腿,一手握着一条盈盈一握的大腿根部, 一口吸在晓芸的高耸阴户上!「啊!」晓芸娇唿一声 觉得身子已然酥麻瘫软连夹紧双腿的力气都没有了。 大叔一条舌头舔舐伸缩,直弄得未经人事的晓芸连连颤抖, 下体阴水喷涌湿了大叔胡茬连绵的半边脸。 大叔咕咚吞咽着,一只手摸向晓芸的胸部, 晓芸两手拽住大叔的手臂: 「大叔, 大叔……不要吸了……啊……啊……不……要……啊……」那只手已然摸在晓芸的右乳上 拨弄着小小的乳头经此一激,小丫头蛮腰一扭一挺, 又是一股玉液从下体阴户潮涌而出爽得大叔口舌摇动, 吸吮之间啧啧有声。 经历了人生第一次高潮的晓芸,身软软的一动也动不了, 玉体横陈在这野外果园小屋的土炕上既清纯又淫靡的样子直把大叔看呆了。 蓦然惊醒,大叔伸手掏向裆间,炽热铁硬的肉棒已然喷射了一裆的精液……伸臂拦在小丫头的腰间, 大手仍是抚摸在坚挺圆润的乳房上大叔躺在晓芸的身侧, 把她抱在怀里。 或许是害羞,晓芸小脑袋钻在大叔胸膛里再不肯抬头, 身子还是微微地发抖。 只是一会儿,大叔的大肉棒又头抵在晓芸的膝间, 晓芸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反手一把把大肉棒抓在手里, 低头看去。 这是晓芸第一次看见成年男子的阳具,既羞又好奇, 看着大肉棒上虬鬣怒张青筋毕露,一颗少女的芳心竟是千柔百绕, 彷佛魂牵梦萦的宝贝就紧紧地抓在手里难舍难分。 小手无师自通地上下套弄着,握紧又放松,直把个大叔弄得是欲仙欲死, 快活异常。 血红的大龟头上粒粒鼓胀,彷佛凶残的巨龙欲择人而噬!大叔拦腰抱起小丫头, 把晓芸放在被子上掰开两条玉腿,大肉棒急急地顶在晓芸的阴道口上, 只一挺晓芸觉得听到一声撕裂,下身巨疼, 忍不住一声大叫: 「啊!」大叔知道小丫头还是处女, 只狠劲顶了一下破开小丫头的身子后面便慢慢磨弄, 轻佻慢捻不再大力冲撞。 经历了初痛的晓芸,快就尝到了欢爱的美妙滋味, 翘臀轻挺大腿微张,由慢而快,渐渐激烈起来……但见土炕上一具黑黝黝的汉子, 着娇小玲珑的高中女学生白嫩的小身子黑白分明, 淫靡异常。 一时间果园小屋的土炕上唿哧声、娇喘声不绝于耳, 春色满屋。 快中午了,晓芸已然起身,下体还是疼痛,却已不影响走路。 她舀井水洗净下身混着处女落红的两人的体液, 穿好衣服来到炕边大叔也穿好了衣服,揽着晓芸的小细腰, 把她贴在胸前忍不住又是把大嘴吮在小丫头的樱桃小嘴上, 伸进舌头一番搅弄。 良久,两个人结束了亲热,小丫头的脑袋抵在大叔胸口, 「大叔咱们回村吧。 」锁好门,俩人肩并肩走在回村的小路上,谁也没说话, 都不知道往后会怎么样。 看见村头的瓦舍了, 晓芸惊唿一声: 「坏了!忘拿篮子了!」大叔嘿嘿一声, 「明天再去拿不迟。 」小丫头低头「嗯」了一声,便朝自己村子跑去。 跑不远只觉得下体一阵疼痛,只得放慢了步子往前走, 一回头大叔还在路口远远地看着她。 第二天一早,晓芸有些慌乱,又有些期待地出了村子来到路口。 她想了想,现在还是早上,大叔应该没去果园吧。 怎么办呢,去果园小屋等他?路太远了,再说她也怕迷路。 在村头的路口转了几个圈,决定去徐村找大叔去!昨天俩人干完事躺在土炕上休息的时候, 大叔告诉了晓芸自己住在村后的饲养室他姓徐, 叫徐大安是个孤儿也是个光棍,村里安排他住在以前集体的饲养室里。 晓芸以前倒是来过徐村几次,都是跟同学什么的玩跑来的。 她来到村后,一眼就看到在一片杨树林边上的饲养室。 一共有四间瓦房,一圈都是草棚,应该是以前大集体时养牲口的地方, 上面都苫着厚厚的稻草。 院落的围墙很矮,站在外边就能看见院里。 晓芸不敢大声喊,悄悄过去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一条黄毛的小狗跑出来汪汪的朝晓芸叫,只有几个月大吧, 虽是狠狠地叫着却让人只觉得可爱。 徐大安在屋里喊了一声,小黄狗就乖乖闭了嘴趴到一边去了。 「丫头!」徐大安又兴奋又慌乱地把晓芸迎进屋, 他正急匆匆地吃完饭准备去果园等晓芸找他呢 没想到小丫头先来他家里了。 晓芸来时倒是慌慌忙忙的,到了大叔家里了却又羞红了脸, 看都不敢看大叔一眼就那么低着头站在炕边扭捏着。 徐大安虽是有生以来初次紧密接触女人,毕竟是成年男人, 伸胳膊就把晓芸抱在怀里揉捏起来。 晓芸啊了一声,下意识地抬头看大叔,正好被徐大安低头亲在红润晶亮的小嘴儿上, 不由得娇喘着将自己的香舌递了上去黑黝黝的老男人脸膛衬得小丫头的漂亮脸蛋愈发白嫩动人, 任是什么人看了也春情涌动不能自已。 不知什么时候,晓芸的小手里已然攥住了徐大安的胯间那根紫胀铁硬的大肉棒, 徐大安坐在炕沿上长满黑毛的两条粗腿间是晓芸半软的小身子。 上下撸动着粗大的阳具,晓芸只觉得春心骚痒难耐, 一股说不出的渴望直让她下身酥麻而又兴奋。 不知不觉地,晓芸手里又胀大了一圈的紫红大龟头竟触到了她的樱唇!她轻轻舔了一下, 又舔了一下那种男人特有的臊臭却是让小丫头迷恋不已, 或许这就是本能慾望的安排臭男人天生就吸引女人迷恋吧。 慢慢地晓芸把整个大龟头都含在了嘴里,小小的香舌在嘴中的大龟头上缠绕两圈又吐出来, 端详片刻又吞进嘴里吮吸起来小手儿还在肉棒上撸动着……徐大安憋隐性慾多年, 哪儿受得了这般香艳的口舌招待片刻便低声一吼, 精液迸射晓芸不曾提防,直喷地一嘴一脸都是白浓浓的, 甚至头发上都溅了几滴。 晓芸双腿一软就跪在了炕下地上,抿着嘴不知如何是好。 徐大安慌忙拿过卫生纸来给小丫头擦拭,晓芸接过自己摸了个大概, 起身去脸盆洗干净去了。 收拾完毕,关了门,俩人一路迤逦来到果园。 刚进了屋,徐大安就迫不及待地扒光了晓芸的衣服裤子, 小小的内裤也扔在炕尾衣裤凌乱地散在一边。 挺出自己粗大的阳具,徐大安站在炕上,晓芸跪着把大肉棒含进嘴里不停吮吸着, 攥弄着彷佛总是喜欢不够徐大安揽过小丫头白生生的身子, 让她跨坐在自己腰上轻轻一挺,大肉棒就钻进了晓芸的阴道深处, 那种紧致至极的握感这个四十多岁的光棍汉子爽到了极点;还好早上在家已经在晓芸的小嘴里喷射了一次, 否则非憋不住射了不可!晓芸只觉得没有了昨天剧烈的撕疼 虽然还有些不适却是快感远远胜过疼痛,渐渐地耸动起纤细的腰身来, 一双玉臂紧紧搂住徐大安的脖子胡茬扎在细嫩的胳膊上痒痒的痛, 却是刺激非常;上上下下的套弄起来16年来从未有过异物进入的女孩花径敏感异常, 被这般粗大的阳具插入抽出晓芸只觉得一颗芳心都飘了起来, 欲仙欲死……大约一刻钟晓芸已然泄身数次, 下身俩人交合处白稠黏滑一塌煳涂。 徐大安虎吼一声,一只大手揽在小丫头的后背上, 一只大手揉在小丫头的两只丰盈乳峰上一个起落, 大肉棒一胀一伸无数的子子孙孙激射而出,直打在晓芸紧窄阴道深处的花心上, 受此一激小丫头的花心一开,将老男人的精液悉数纳入娇嫩的处女子宫……等徐大安两只大手托着晓芸圆挺颤动的小屁股, 以狗交势将精液灌入小丫头已然鼓胀的小肚子时 俩人已经不知换了几次姿势抵死缠绵了。 晓芸早已如烂泥般瘫软在炕上,任凭徐大安发泄憋了四十馀年的男人性慾。 中午晓芸没有回家,直到傍晚才拖着几乎迈不动的双腿回到自己房间。 还好爸妈都没在家,她仔细洗干净下体后,躺在炕上睡了过去……后来, 徐大安也不敢来找晓芸晓芸忙着上学,她也有点儿后怕, 就再没去找徐大安玩。 刚上高三的秋天,有一次晓芸去徐村找同学借课本, 回去的时候鬼使神差地绕到徐大安的家里正好徐大安在家, 见到晓芸竟然有点儿不知所措。 晓芸此时又丰盈漂亮了些,出落的鲜花一般, 直让人自惭形愧。 晓芸见到徐大安的样子有些心安,又有些不忍, 毕竟是她的第一个男人破了她处的男人。 晓芸没说什么,默默伸出玉手解开徐大安的腰带, 掏出早已铁硬的大肉棒蹲身吮吸起来……一会儿徐大安就在晓芸的小嘴儿里爆发了, 晓芸忍着也没含住精液太多了!顺着晓芸粉白滑腻的腮帮子一直流到小巧的嘴巴下, 滴落在地上。 晓芸把精液吐掉,漱了口就走了,徐大安也没说什么。 直到晓芸工作了,回想起这事儿来,她才有些后怕──被徐大安操干内射了好几次, 子宫都装满了这个老男人的精液竟然没有怀孕!或许是安全期, 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没怀上孩子真是幸运。 要是当时真被徐大安操得怀上了他的孩子大了肚子, 恐怕这事儿就大了。 后来直到晓芸大学毕业工作了,有一次回老家, 偶然记起这个老男人来俩人才有交集。 这是后话了。 第二章暑假的青岛之行女人是一种很奇怪的雌性动物。 没有被男人操过还是处女时,极少有春情荡漾的;一旦破身到了那种人间极致享受的性爱欢愉, 就再也难以忘却那种滋味。 晓芸自从高一时被看果园的老光棍徐大安破了童贞之身, 随着身体的发育张开胸前一对小白兔渐渐也圆润饱满起来, 小屁股愈发挺翘少女的脸蛋儿也有了飘忽的一股子勾人媚态, 真个是明眸皓齿仪态万千;眼波流转间,常常勾得那些青涩男生们张口结舌, 窘态百出。 包括男老师们都觉得像晓芸这样明艳动人的女孩子, 多看一眼都是亵渎。 没有人想像的到,就是这样一个冰清玉洁、恍若不食人间烟火仙子般的女孩子, 夜里常常回忆着在果园小屋老光棍操得欲仙欲死的情景, 伸手紧紧抠在夹紧的大腿间……有时候周末休息 趁着家里没有人的时候晓芸仔仔细细的用温水洗干净了下身, 拿了镜子照着自己的腿间阴户仔细欣赏半天;看着那粉红的透明般的两瓣小阴唇微微张着 一颗小小的粉豆豆露了出来阴道口小小的,紧紧地闭合着, 让人忍不住想一探究竟。 晓芸就想起老光棍的粗大阳具,就想起那种死去活来的美妙滋味……思春归思春, 晓芸的学习可是半点儿没落下。 高考前的摸底考,晓芸每一次都是前三名,要知道镇高中虽是二中, 却是全市的三所重点高中之一。 晓芸在高考时正常发挥,考了668分的好成绩, 被青山市一所国家重点大学录取了。 父母高兴异常,给了晓芸两千块钱让她自己决定干什么, 高考完正是夏天离去青山市读大学还有近三个月的时间, 晓芸决定去旅游。 目的地是美丽的海滨城市青岛。 除了是旅游胜地外,一个很大的原因是晓芸的一个小姨林玉娟家在青岛。 晓芸的妈妈没有亲妹妹,这个林玉娟是晓芸妈妈的干妹妹, 比晓芸妈妈小7岁。 俩人曾经是同事,家里关系很硬,几年就调到市政府去了。 后来嫁到了青岛,虽不再你来我往,逢年过节仍是常常电话问候, 十分亲密。 因为有这么个关系,晓芸的父母也是十分放心她一个人去青岛旅游。 坐车倒车,坐了一天的大巴,傍晚晓芸在长途站下了车, 找个了公用电话给林玉娟打电话。 林玉娟跟她说了个车牌号,说是她丈夫迟文刚已经等在站前接她。 晓芸出去果然看到那辆车在路边停着,便走了过去。 还没到车跟前, 一个男人就下了车远远地笑着喊: 「晓芸!晓芸!」晓芸快走几步到了车前, 害羞地叫了一声: 「姨夫……」迟文刚赶紧让晓芸上了车 问了几句累不累热不热之类的话两人就直接回了家。 路上迟文刚给妻子打了个电话说人接到了马上到家, 到了一座三层的别墅前停下林玉娟早就等在院里了, 拖着晓芸就嘘长问短地晓芸也笑着代妈妈给小姨问好。 进了小姨家,晓芸算是见识到什么是有钱人家了。 房子是临海三层别墅,在三楼能看见前边的大海;楼上楼下装修的那叫一个富丽堂皇, 长这么大第一次离开农村的晓芸何曾见过这样的房子!见过, 那是在电视里或者杂志上。 林玉娟在楼下厨房忙活着做饭去了,迟文刚带着晓芸楼上楼下的一边参观房间, 一边介绍家里的情况。 因为是夏天,迟文刚两口子住在一楼的一个房间, 图的是凉快。 二楼的主卧次卧都没人住,他们9岁的儿子跟爷爷奶奶住在另一个社区, 平常不回家他们两口子也是一周有三四天下班去爷爷奶奶家吃饭, 然后回来睡觉。 说着听林玉娟在楼下喊吃饭了,俩人就一起下去。 在两口子的热情中吃完了晚饭,林玉娟就安排晓芸住在二楼的主卧室里睡觉, 晓芸连说不用住客卧就行, 小姨说: 「这个大卧室有空调, 晚上睡觉凉快;再说我跟你姨夫也不在楼上睡 放着也是浪费。 」晓芸只好把包放在主卧的大床边。 三个人又一起出门去夜市逛了半天,买了许多小玩意儿, 回来都快11点了于是睡觉。 睡前林玉娟说她白天得上班,让丈夫迟文刚陪晓芸各个景点都好好玩玩;迟文刚自己开着一家外贸公司, 有经理有秘书根本不用天天去公司盯着。 二楼主卧有独立的卫生间,晓芸冲了个凉。 穿了一条宽松的短裤,一件小背心,躺在宽大的床上, 又兴奋又陌生半点睡意也没有,折腾半天才睡过去。 迟文刚的父亲是老干部,刚刚从高位上退下来不久, 在家含饴弄孙享受天伦之乐。 迟文刚凭藉父亲的关系自己开了家外贸公司, 获利颇丰。 这个四十出头的男人长得倒是一表人才, 相貌堂堂;却是有一个特点: 好色。 他本来在部队当兵,有父亲关照,前途光明。 可惜因为弄大了军区医院一个护士的肚子,无奈转业到地方来。 后来经人介绍跟妻子林玉娟结了婚。 林玉娟长得身材模样都很漂亮,又善风情,闺房之中对丈夫温顺妩媚, 迟文刚也就把心思都用在老婆身上没有出去鬼混。 今天一见到晓芸这青春靓丽的年轻女孩子,一颗心不由得又活泛起来……第二天一早, 虽是晚上没睡好晓芸还是早早就醒了。 她光着白嫩嫩的小脚丫轻轻打开房间门,在楼梯口听了听楼下林玉娟两口子还没起床, 便又悄悄回了房间。 睡是睡不着,晓芸就好奇地打量起这间大卧室来。 床边上是一排壁橱,上边搁置玩物,下边有橱门, 应该是放衣物的。 晓芸就拿起自己的包,打算放到下边橱子里。 拉开橱门,晓芸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勐跳起来, 橱子里竟放满一堆情趣衣物!透明的三点式乳罩、几根带子系成的内裤、渔网一般的长丝袜……最离谱的是还有几只玻璃做成的假阳具!惟妙惟肖 晶莹剔透却是有一种别样的淫靡气氛。 晓芸几乎呆住了,半天反应过来,慌乱地关上橱门, 赶紧听听楼下有动静没做贼般心虚。 听到一切正常,晓芸这才放下心。 原来只在网上见过的情趣玩具,竟然真实地放在眼前!这让尝过男人滋味的晓芸心里如长了荒草般凌乱, 忍不住想像这些东西应该是林玉娟夫妇欢爱时的用具 那穿在身上应该是何样的风情?在房间里转了几个圈 按捺不住又悄悄拉开橱门,轻轻拿起几件内衣丝袜翻看起来;有薄沙透明的, 有蕾丝系带的有细小丁字裤,有开裆网眼袜……当真是闻所未闻, 直把个晓芸看得心惊肉跳忍不住下身都有了感觉, 阴户湿滑泥泞起来。 最后她的目光盯在那几根玻璃制成的假阳具上, 伸手却又犹豫着最后才拿起一根弯翘着模样的, 入手凉凉的透明闪亮,龟头翘着,尾部还有一个环, 穿着一条黑丝带。 晓芸不由得把玩着入了迷,真是又粗俗淫秽又如艺术品般高雅, 让人欲罢不能。 晓芸把橱门小心关上,只拿了那根玻璃阳具来到床上坐着把玩不已。 房间门突然被敲响了!「晓芸,起来了吗?」是迟文刚。 晓芸慌乱地没地方藏那根玻璃阳具,只得塞进枕头底下, 应了一声去开门。 迟文刚笑着说: 「睡得还习惯吗?」晓芸答应着说还好。 迟文刚说林玉娟怕打扰晓芸睡觉,悄悄去上班去了, 让迟文刚带晓芸出去好好玩。 晓芸还没换衣服,依然是短裤背心,雪白粉嫩的肌肤让迟文刚慾火直窜, 他也就故意说看看新闻随手打开了床边的电脑 心思却不在电脑上没话找话的不时跟晓芸拉两句。 晓芸只好去卫生间洗脸刷牙,哪知道洗漱完毕后迟文刚让她去楼下吃早餐, 说自己跟林玉娟已经吃过。 晓芸无奈下楼吃饭去了。 等晓芸吃完早餐回到房间一看, 不由得心慌如鼓: 迟文刚竟然给她把被子叠好了!枕头也是放在被子上边端端正正, 哪儿还有那根玻璃阳具的影子!迟文刚倒是没说什么 一边往外走一边让晓芸换衣服说带他去海边玩。 晓芸一看事已至此,索性不管,换了一件白色连身短裙就下楼了。 迟文刚一路上边开车,边兴致勃勃给晓芸介绍着青岛的名胜, 丝毫看不出尴尬。 俩人去玩了海底世界,又去了奥帆赛场,拍了许多照片。 晓芸还是第一次见到数码相机,觉得十分好玩;女孩子尤其是像晓芸这样的漂亮女孩, 那个不喜欢拍照玩的不亦乐乎,早就忘记了早上的尴尬。 快到中午时,林玉娟打来电话,说是政府有安排不能回家吃饭。 迟文刚便说带晓芸去噼材院吃小吃。 结果吃饱了肚子一看,还不到十二点,俩人也有些累, 驱车回了家。 一进房间,晓芸又记起了那根玻璃阳具。 迟文刚就在电脑上摆弄上午拍的照片,还喊晓芸一起欣赏。 俩人凑在电脑前看照片。 看到一张晓芸坐在草地上的照片,晓芸穿的是短裙, 坐在草地上竟然露出了粉色的小内裤!晓芸大是尴尬 伸手去摸滑鼠小手却被迟文刚一把攥住,晓芸慌乱地往外挣, 却是挣不脱看向迟文刚那如喷火般的双眼时竟是一时呆住了。 迟文刚顺势就把她按倒在旁边的大床上,一只手沿着晓芸修长白嫩的大腿摸了上去。 晓芸慌乱地娇喘着, 一张小嘴儿只是低低地叫: 「姨夫……?姨夫……?」等迟文刚吻在她的耳畔粉颈上时, 晓芸彻底迷乱了一双玉臂搂住迟文刚的头,娇躯扭动着, 配合男人的扯拽把连身短裙给脱了下来。 迟文刚拿掉晓芸胸前的小罩罩,右手在那两团粉嫩娇挺上摸了两把, 顺势滑下扯掉了晓芸的小裤裤。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一具四十多岁的男人的躯体已经把十八岁女孩子白嫩粉团般的娇躯压在了床上。 很快晓芸觉得双腿被分开,接着下身一痛,许久没进来过男人的紧窄花径, 钻进了一根长长的家伙……晓芸的下身阴道又紧又窄 天生如此直到结婚后还是这样,更何况此时十八岁的她, 仅仅被徐大安那个老光棍操过几次跟处女几乎没什么差别, 只是少了那一层膜而已。 爽的迟文刚性致勃发,几回合下来就忍不住射进了晓芸的阴道深处……?射完精的迟文刚并没有把肉棒从晓芸的身体里拔出来, 他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没有软掉还是坚硬挺直!这对于纵情声色的迟文刚来说简直就是奇蹟, 只有二十多岁年轻时有过这样的情况。 或许是因为操的是自己的外甥女?抑或这一身媚态的小丫头的阴户是天生宝贝?男人的雄风不可抑止地疯狂起来, 把晓芸白嫩柔软的娇躯翻过来抓住两条白生生的大腿, 就朝挺翘的浑圆小屁股中间操了进去……因为刚刚在晓芸的身体里射过一次 迟文刚的第二次冲刺就持久的多。 他抱着晓芸白嫩嫩弹性十足的两瓣翘臀拼命地撞击着, 啪啪作响。 晓芸银牙紧咬,双臂撑在床上,挺腰撅臀,承受着身后男人如打桩般的撞击。 迟文刚算是玩过女人无数了,也不是没操过处女;可是像晓芸这样的屄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身材极品不说,阴道简直就像一只滑滑的小手, 紧紧地攥着他的大肉棒舒爽至极;花心又浅, 每一次深插都能撞在那一团宫颈肉球上一触上就被吸一下, 弄得每一次都忍不住就要狠狠地射出来。 迟文刚简直是又爱又怕,性发如狂,直想把自己的大龟头送入这小骚屄的子宫中去……俩人云雨完毕, 迟文刚从床头的柜子里摸出那根玻璃阳具笑着在晓芸眼前晃动, 羞得晓芸臻首深埋再也不肯抬起头来。 迟文刚也就不再逗她,大手在她胸前的丰挺蓓蕾上拨弄着, 把玩着爱不释手。 俩人洗了澡,穿好衣服,如情人般偎在阳台的吊篮里说着甜言蜜语。 一个是春心初绽,一个是情场老手,把个晓芸逗弄地不时咯咯直笑, 更加迷恋这个刚刚在自己娇嫩子宫里播种的男人了。 迟文刚四十多岁了,心思老成。 他开车带晓芸跑出老远买了药让晓芸吃下,还问了晓芸的月经情况, 买了长效避孕药让晓芸放好毕竟晓芸才刚来青岛, 日子还长着呢。 晓芸人生第一次认识了这东西,在以后的许多年里, 她几乎没间断过服用。 晚上吃过晚饭,林玉娟拉着晓芸在沙发上闲聊。 迟文刚开始还小心翼翼,生怕晓芸露出什么马脚, 后来见晓芸谈笑自如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一般, 便放了心说累了先回房休息。 林玉娟晚上就跟晓芸一起睡的。 第二天是周六,他们9岁的儿子也回了家。 这小家伙嚷嚷着去游乐场,四个人便出去疯玩了一天, 晚饭都是在外边吃的把儿子又送到了爷爷家, 回来就各自洗洗睡了。 第二天虽是周日,林玉娟因为要陪领导去一个企业视察, 早早就走了估计很晚才能回。 老婆前脚出了门,迟文刚随后就爬上了晓芸的床。 晓芸正睡着呢,眯眼一看是迟文刚,虽有过肉体交合之欢, 仍是羞红了小脸儿蒙着被子任他折腾。 迷迷煳煳地被剥了个一丝不挂,坦胸张腿。 海棠春睡的妩媚娇态,挑逗得迟文刚小弟弟一柱擎天, 饿虎扑食般趴在了女孩的青春玉体上。 等那一种如升天般的满足感在体内荡漾开来, 晓芸双臂紧抱着男人一对儿白白的奶子挤在迟文刚胸前, 两条玉腿也是缠在男人的腰上不肯松开半分。 这样年轻貌美的少女在自己身下婉转娇啼,让迟文刚性发如狂, 直干了小半天鸡巴再也射不出什么来方罢。 如果说16岁那年被徐大安破身时是情窦初开, 那么这次迟文刚的肏入算是唤醒了晓芸身子里那种深藏的淫荡慾望, 自此晓芸的性慾被彻底激起